您当前的位置:公司资讯 > 行业资讯

30年探索,36个旅游酒庄,50万人次接待,葡萄酒产旅融合新样本如何做的?

来源: 酒业家发表时间:2019-10-04

随着中国酒庄投资建设加速,越来越多的现代化酒庄具备旅游接待能力,成为当地集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酒庄特色旅游、产地直销为一体的横跨一、二、三产业的经济发展项目。

在全域旅游等政策的指导下,旅游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新引擎。中国各葡萄酒产区政府以葡萄酒旅游为着力点纷纷出台相关产业规划,致力于推动当地旅游产业、葡萄酒产业快速发展。


旅游与葡萄酒的融合,将为两大产业提供怎样的发展动力和新模式驱动力?



1

模式驱动:

强势造节 深度体验 多产融合


所谓酒庄旅游,就是以酒庄的葡萄酒生产为中心旅游对象的一种旅游行为,它是众多新兴的旅游类型之一。酒庄旅游的主体是围绕葡萄酒展开的,包括葡萄酒产地的游览,葡萄酒的鉴赏、介绍、教学、DIY体验。酒庄的旅游开发就是对酒庄的旅游资源进行挖掘和开发,同时通过对既有资源的有机组织和优化布局,使得酒庄成为一种旅游资源,成为一种旅游产品,可以为广大观光体验游客提供旅游服务。


在中国,酒庄旅游还被视为新兴的旅游开发形式,而在世界其他葡萄酒主产国早已流行。随着国产葡萄酒的崛起以及酒庄硬件的完善,我国的酒庄旅游逐年兴起。


近年来,一个较大的转变是:以往热衷于在社交媒体晒国外酒庄旅游照片的广大葡萄酒从业者和爱好者,如今其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多的出现了游玩中国酒庄的照片,他们的身影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宁夏、蓬莱、新疆、云南等产地的酒庄。


吸引游客来到葡萄酒产区的不仅是这里的美酒,还有产区内丰富而独特的自然景观。目前,产区政府通用的做法是:以主题旅游节为平台,在突出葡萄酒特色的同时整合当地所有的旅游资源,实现多产业融合发展。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在葡萄酒旅游的黄金季节,我国的宁夏、乌海、甘肃等产区先后举办了以葡萄酒旅游为主题的美酒节,吸引众多游客前往参加。


在造节方面,以法国、意大利等为代表的世界著名葡萄酒产区已经造就许多全球知名的固定的节日和活动。比如波尔多葡萄酒马拉松大赛、博若莱新酒节等都极大的提升了产区的知名度,促进旅游产业与葡萄酒产业的深度融合。


酒业家记者获悉,拥有86家酒庄的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也正在筹划类似的马拉松比赛。


旅游六要素包括:吃、住、行、游、购、娱,现在的游客不再满足于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形式,而是注重深度体验和服务质量。深度体验考验着每个酒庄的软硬件设施,以宁夏为例,2019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嘉年华持续整个9月,在这一个月期间游客可走进指定的13家酒庄进行深度体验,官方还举办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遇上八大菜系活动,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完美结合,邀请全国各地的葡萄酒经销商、爱好者和游客到酒庄进行文化旅游、自酿体验、交流洽谈的同时,享受美食美酒的绝佳搭配。嘉年华活动期间,在各酒庄开展宁夏地方特色文艺汇演,让广大游客领略葡萄酒旅游与地方文化的交融。


内蒙古乌海素有“山海沙城”的美誉,近年来全力打造以沙漠葡萄酒为特色的葡萄酒产区,“2019中国·乌海沙漠葡萄酒文化旅游节” 从9月18日开始连续三天,期间举办世界沙漠葡萄酒大赛、世界沙漠葡萄酒文化艺术展、2019乌海沙漠葡萄酒新酒节暨农民丰收节、世界沙漠葡萄酒可持续发展论坛等10余项活动。吸引了来自全球的700余名葡萄酒经销商、爱好者、游客参与其中,三天时间内,游客得以走进各大酒庄,体验从葡萄采摘到压榨、酿造等各个环节。


深度体验还在于结合酒庄所在地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推出趣味性和个性化的旅游项目,提高游客的参与度。比如新疆的天塞酒庄,得益于新疆良好的生态环境,酒庄周边时常有野生动物出没,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爱好者,庄主本人也是摄影爱好者,久而久之自然摄影成为游玩天塞酒庄的一大理由,酒庄特别成立了摄影俱乐部,因此还被中国酒业协会授予“中国酒业协会摄影俱乐部天塞酒庄摄影基地”称号。天塞酒庄某款高端产品的酒标以相机镜头为主画面,被爱好者亲切的称为“镜头”。


天塞酒庄的风景大片 


宁夏西鸽酒庄庄主张言志表示:“为了增加专业客户的体验感,我们做了一个有机菜园,保证酒庄餐厅食材的本地化和无公害;我们还做了一个图书馆,鼓励客人在图书的海洋中、配上一杯葡萄酒,打发一个慵懒而有营养的下午;我们还会在酒庄开发骑行道,给客人一个不一样的骑行体验。其实酒庄游最重要的是自然,而不是设施,西鸽酒庄选址时充分考虑了这一点,周边的考古遗址、古长城、天然湖泊、高低起伏的大地景观,才是西鸽酒庄最大的亮点。”


西鸽酒庄图书馆 

宁夏仁益源酒庄庄主王凯认为,酒庄旅游的兴起,使得宁夏的旅游项目不再局限于沙坡头、沙湖、镇北堡西部影城等传统景点,酒庄旅游在提升游客参与度的同时增加了游客停留时间,游客停留时间的增加也就意味游客在当地的消费增加,对于促进当地的GDP增长作出更大贡献。


从宏观的角度看,通过产业融合发展,最终促进当地GDP增长,才是当地政府规划产区葡萄酒旅游的终极目的。随着全域旅游的蓬勃发展,葡萄酒旅游将越来越快地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越来越多的群众和产业将从中受益。


2

“宁夏模式”,中国酒庄游新范本


当把宁夏与葡萄酒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地处西北的欠发达地区就有太多的光芒和标签。“中国葡萄酒的未来”、“中国获得国际大奖最多的葡萄酒产区”、“我国最大的酿酒葡萄集中连片产区”,同时,宁夏是全国第二个全域旅游示范(省区)、中国最佳葡萄酒旅游产区……


在第一、二产业的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中,宁夏领先全国,通过30多年的探索,走出了一条适合产区发展的道路。如今,在属于第三产业的葡萄酒旅游方面,宁夏再次获得先发优势,逐渐形成了中国葡萄酒综合开发、产业融合的“宁夏模式”。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目前,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有36个酒庄建成旅游酒庄,年接待人数达50万人次以上,成为宁夏全域旅游不可或缺的组成元素。美国《纽约时报》评选的全球2013年“必去”的46个最佳旅游地,宁夏入选理由是“在宁夏可以酿造出中国最好的葡萄酒”。


这一系列成绩背后是产区政府对葡萄酒旅游在政策扶持、基础设施建设、顶层设计、对外宣传等系统性的谋划和支持。


在政策上,宁夏出台了《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及文化长廊发展总体规划》,指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依托贺兰山东麓190公里葡萄长廊、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独特的葡萄酒文化,统筹推进规模化葡萄种植基地、生态化葡萄廊道、特色化葡萄酒庄建设,进一步推动了葡萄酒旅游融合发展。


宁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曾要求:“要下功夫推进葡萄酒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着眼于全国乃至世界旅游市场,建设一批特色鲜明的葡萄酒庄、葡萄酒旅游小镇,把贺兰山东麓葡萄种植带打造成精品旅游带,开辟葡萄酒产业发展新途径”。


在实地走访中,酒业家记者发现,散布在贺兰山东麓190公里葡萄长廊的86家酒庄之间距离有长短,并不算集中,短则毗邻而建,长则相距百公里。子产区之间的交通问题,成为实现产区统筹发展的阻碍。为此,宁夏自治区政府实行全面推进葡萄酒特色小镇建设、启动建设产区葡萄酒体验集散中心、开通葡萄酒旅游车厢、打造精品酒庄旅游路线等一系列“组合拳”。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集散中心(格莉其)总经理庄顺林介绍说:“要想实现全域旅游,先要从交通开始,交通捆绑一切资源。”据悉,格莉其集散中心由宁夏格莉其新能源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成立运营。公司旗下业务单元有银川格莉其酒庄酒交易中心、宁夏六六新能源旅游汽车有限公司。目前已购置新能源城市观光铛铛车、旅游大巴、旅游房车等多种车型,公司以贺兰山东麓旅游经济带为平台、以贺兰山文化旅游资源为背景、以城市观光铛铛车为载体,将游客与景区、酒庄、民宿、购物等多个点串连在一起,将贺兰山做成一个大景区。“我们可以将游客带到各个酒庄。”庄顺林说。


2018年,为支持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旅游产业发展,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将北京-银川Z277、银川-北京Z275次列车单节车厢改造成“移动酒庄”,用以展示推介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并组织15批次全国主流媒体的200名记者,乘坐“宁夏贺兰山东麓移动酒庄”专列,到宁夏贺兰山东麓进行体验式采访。主流媒体的采访报道极大的提升了产区的知名度,对外宣传了宁夏葡萄酒旅游特色。


今年9月2日,“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智库”揭牌成立,首期智库专家将有20多人,包含三分之一的国外专家和三分之二的国内专家,目前已经涵盖消费心理、体验设计、文化创意、市场营销、旅游规划、数据挖掘、供应链管理等专业领域。


浙江大学旅游学院院长周玲强告诉记者,“围绕一产和二产的酿酒葡萄种植加工在宁夏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了,但是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消费习惯,加上国产葡萄酒较高的价格,使得中国自己的葡萄酒在市场推广过程中进程缓慢,急需从‘综合开发’的角度,多维度解决这个问题”。他还指出:“宁夏是全国第二个全域旅游示范(省区),在文旅融合、产城共融、产业共生、主客共享等思路的引领下,开展新人才培养、新业态探索、新酒庄提升等方面的工作,积累了促进葡萄产业‘综合开发’的经验。”


9月之前,宁夏自治区政府要求产区内的酒庄完成污水改造工程,一是为了环保,二是为了提升酒庄对游客的接待能力,倡导酒庄都具备让游客在酒庄内住宿、饮食的接待能力。


宁夏西鸽酒庄是一座耗资3亿元建成的现代化酒庄,其庄主张言志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葡萄酒与旅游的融合,今年刚建成的西鸽酒庄日参观接待能力在200人,有22个客房,可以接待40位客人入住,有机餐厅可以接待60人用餐,多功能厅可以接待200人的会议和宴会。张言志表示:“酒庄游对销售肯定是有帮助的,我们不太在意现场的销售,更在意的是给客人留下美好的印象。在酒庄设计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参观跟生产的矛盾,因此我们设计了专业的参观走廊,跟生产流线是完全分开、互不干扰的。”


贺兰神国际酒庄在贺兰山脚下拥有10万亩有机葡萄种植园,其庄主陈德启为酒庄规划了以有机为特色的旅游项目,未来游客可在酒庄内享用全有机的肉禽蔬菜和葡萄酒,后山还有赛车场和赛马等户外娱乐项目。“游客可以在我们酒庄待上好几天,酒庄内吃喝玩乐皆可实现。”陈德启说。


酒业家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旅游设施的配套对于酒庄而言也是一笔不菲的投入,既要做到设备齐全又要打造属于自家酒庄的特色。于是有酒庄就地取材,宁夏仁益源酒庄在开垦葡萄园时筛出上万吨石头,在酒庄旁边堆成了一座石头山,庄主王凯计划将这座石头山打造成红色旅游主题的“红色高地”,实现废料利用。


“红色高地”效果图 


政府政策扶持,酒庄全力配合,使得宁夏的葡萄酒旅游蒸蒸日上,提高产区知名度的同时,切实增加了产业附加值,推动当地经济发展。


在未来的规划中,宁夏力争到2022年,年产葡萄酒5亿瓶以上,带动15万人以上就业,年接待游客100万人次以上,实现综合产值1000亿元。


3

中国酒庄旅游仍处于起步阶段

打造自己的个性是当务之急


毫无疑问,打造产区旅游品牌对于当地葡萄酒产业的发展百利而无一害,以葡萄牙阿兰特茹产区为例,2014年,阿兰特茹产区获得《今日美国》(USA Today)“世界最佳葡萄酒旅游目的地”票选第一名,超过波尔多、托斯卡纳、纳帕谷等知名产区。此后“世界最佳葡萄酒旅游目的地”的光环让阿兰特茹产区在全球市场的推广中获得品牌背书和更高的关注度。


在行业人士看来,中国葡萄酒产区发展葡萄酒旅游面临两大难题:大部分产区交通不便以及客源不足。


甘肃、河北、吉林、宁夏、山东、山西、陕西、四川、新疆、云南等十个产区入围第一届中国最佳葡萄酒旅游产区,其中排名前三的是宁夏、新疆、河北。从所处位置来看,除了河北、山东之外,其它产区皆在内陆,交通相对不便利。


不通高铁、航班较少、路程遥远成为沿海发达城市游客前往上述产区旅游的“拦路虎”,一位居住在深圳的葡萄酒资深人士表示,从深圳去到新疆、吉林等产区的酒庄就得准备好一整天的时间在路上,如不是非常必要,其并不愿意多次前往。


横向对比一下,世界知名产区、最佳葡萄酒旅游目的地距离首都、大城市较近,阿兰特茹产区距离葡萄牙首都里斯本2小时车程;澳大利亚猎人谷产区是距悉尼最近的葡萄酒产区;纳帕谷所处的旧金山大湾区是世界著名的大湾区,周末自驾去纳帕谷酒庄品酒是大湾区精英阶层的休闲方式之一。


目前,中国酒庄旅游还处在起步阶段,除了交通之外,还需要在诸多地方向世界知名葡萄酒旅游产区学习。


张言志认为:“葡萄酒旅游是让消费者再爱上中国葡萄酒的最佳途径,中国要跟国外著名产区学习的地方很多,硬件、软件都需要加强,但也没必要盲目投资,而是应该因地制宜,做出自己的特色和风格。比起硬件的改善,更应该学习和提高的是服务意识,服务是酒庄游的精髓,要让客人满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体、贴心的服务是酒庄软实力的体现。”

文丨酒业家记者  肖磊

编丨杨芊芊

免责声明:所载内容来源酒业家,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码关注“银川科融”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